汇聚共识育工匠!代表委员热议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工作
2019-03-19   点击:

      “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对技能人才培养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两会期间,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代表委员纷纷对此谈感想、献良策。

 

★分析短板找原因★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才培育需要时间,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更是如此。必须给高技能人才培养以充分的时间,不能揠苗助长。”全国人大代表、富士康科技集团廊坊园区工会主席徐建华告诉记者,要遵循高技能人才培养规律,造就高技能人才脱颖而出的条件。“针对我国新时期建设要求,在培养人才时注重平台搭建,做高技能人才的‘伯乐’,让更多人才‘秀’出来。”

      “目前,我国高水平人才大都集中在决策层和管理层,一线生产岗位人才极度缺乏。”全国人大代表、安徽淮北矿业煤电技师学院高级工程师杨杰告诉记者,相对于管理岗位,技能人才往往需要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从一名普通技术工人成长为高技能人才,而且存在职业“天花板”。“很多人在选择工作岗位时,会尽量避开一线生产类岗位,选择成长时间更短、晋升更快的管理类岗位。”

     “如果把企业比喻成一辆快车,虽然决策层的驱动能力可以达到每小时1000公里,管理层的驱动能力可以达到每小时650公里,但作为执行力的车轮——一线技能工人如果只能承受每小时100公里的负荷,那这辆车的时速就只能达到每小时100公里。”杨杰给记者作了一个“木桶效应”的形象比喻。

 

 

     杨杰接着说,如果通过人才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真正打通管理、技术、 技能三条人才流动通道,那么在人才总量不变的情况下,通过重新优化组合,就能有效缓解高技能人才缺乏的现状,从而实现企业发展的提速升级。

     “高技能人才短缺,一方面是由于人才培养周期长,另一方面是由于很多职业院校专业设置、教学内容与企业实际需求存在一定偏差,不少学生毕业后无法胜任企业岗位所需,造成所学非所用。”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嘉兴市加西贝拉压缩机有限公司技术开发部副部长周慧告诉记者,当前企业还面临人才流失问题,近3年来他们公司共招录高技能人才33人,但离职的人才却达到40人。企业留人难,造成企业不愿主动培养人才,也成为高技能人才相对短缺的一大原因。

 

★制定政策提待遇★

 

     2018年3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提出突出“高精尖缺”导向,大力提高高技能领军人才待遇水平。

     一年过去了,政策执行效果如何?还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今年的两会上,代表委员就此进行了探讨。

     “高技能人才是推动我国新时期建设的核心力量,党和政府对此非常重视,将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作为国家重点工作进行部署,指导全社会开展尊重劳动、尊重人才、崇尚劳模的社会文化建设。”徐建华告诉记者, “文件发布一年来,我们可以感受到,全社会对劳动者的尊重程度有了明显提升,劳动者工作、创造的热情也被激发出来。”

     代表委员在感慨成绩的同时,也提出下一步期望。

     全国政协委员李守镇建议,要切实加大《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的落实力度,推动企业建立向技术工人倾斜的收入分配制度,强化技能要素参与分配。鼓励企业通过设立主任技师、首席技师等制度安排,畅通和拓宽一线工人晋升通道。

 

 

     “高技能人才不仅体现在过硬的技术上,更体现在技术、工艺的创新能力上。所以,从长远来讲,重视对技术创新的知识产权保护,是提高高技能人才待遇问题的重要方面。”全国人大代表李健强调,通过知识产权保护,可以更好地促使高技能人才在自己专业领域内进行深入钻研,进而提高经济待遇、社会地位。“相对于单纯地提高工资水平来说,这种激励作用更显著。”

     不少代表委员与李健持有相同的看法。全国人大代表李卫华在《关于加强制造业创新能力建设的建议》中指出,生产制造一线的知识产权保护尤为重要。

     他提出,要建立知识产权快速处理机制,优化对情节较为轻微侵权行为的处理程序,及时有效制止和打击侵权行为;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公平、合理、科学地分配举证责任,切实保障当事人利益平衡;对企业知识产权案件诉讼费用给予适当减免,降低企业维权成本。

 

★根本入手抓技能★

 

     “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使职业教育动态‘链接’到我们火热的生产现场。”提到企业新型学徒制,杨杰将它总结为“干中学、学中干”原则的多元深化。

     “企业新型学徒制符合职业教育规律,它使学生在学校学到的理论,能够在企业生产现场得到应用,快速将知识转化为能力,从而激发学生学习技能、探索创新的热情。”杨杰说。

     杨杰还进一步提出了建议,希望继续推动落实相关扶持政策,鼓励企业直接办职业教育。 “企业办职业教育学校,是技工院校和企业从相互‘链接’到相互融合的一种探索。它能够直接对接企业生产,真正将学校的消耗型实训,变为生产型、造血型实训,实现企业新型学徒制的可持续发展。”

     “高技能人才严重匮乏,已成为制约中小企业用工需求扩大的重要瓶颈。 发展职业教育是缓解劳动力供求矛盾的重要环节。”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建议,加快培养技能人才,实行产教融合,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降低学费标准,有计划地扩张职业教育招生规模。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用于1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这让很多代表委员感到精神一振。

     “应进一步促进产教融合、校企双元育人,集职业院校、培训机构、企业等资源为一体,建设多元办学格局。建立普通高校与职业院校的资源共享和人才培养互通机制,加快推动开放中职生源流向普通高中与普通高等教育通道,同时打开高职专科、应用技术本科向普通本科院校互通渠道,实现教育生源、教学资源深度互通。”李守镇建议,将职业教育延伸到本科、研究生等层次,消除“职业教育是低层次教育”的认知误区。为优化教育结构,推动职业教育发展,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两者招生可同步进行,招生政策和招生规模可适当向职业教育倾斜。

     “技工教育发展需要资金扶持,但是更需要按照技工院校办学规模、社会培训规模、办学质量、专业类别等,进行资金调剂、补贴,杜绝‘一刀切’式拨款机制。”面对技工教育办学成本较高、缺乏发展后劲,以及学校办学资金不平衡等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杭州技师学院汽车整形与涂装专业教师杨金龙提出了上述建议。

     杨金龙还建议提高就业补助资金总量,明确加大就业补助资金对就业技能培训的扶持力度,发挥失业保险基金存量资金效能;设立用于再就业技能培训资金项目,划拨更多资金用于失业人员再就业的技能培训,特别是提高公共就业培训服务机构的补贴;将部分失业保险存量资金用于就业补助,提高就业补助资金总量。

上一篇:人社部颁布新的国家职业技能标准
下一篇:这个舞台为你而设!2019年中国技能大赛等你来秀!

主管单位:包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单位:包头市就业服务局

版权所有:包头市就业服务局    联系方式:包头市九原区建华南路劳动大厦    蒙ICP备15000506号    蒙公网安备 15020702000164号

技术支持: 派司网络-自由发   总访问量: